天天梭哈

账号:
密码:
全本小说吧 > 丹武毒尊 >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强硬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强硬

    萧扬见状也是无奈至极,原本他们觉得齐青心头的那口气已经提起来了,但是说到底还是没能够啊。如今也可谓是原形毕露,被吓得已经失去了理智。

    同时在这边修行的人看到齐青这番模样,顿时也是目瞪口呆。这等状况,他们还当真是第一次遇到。甚至,他们觉得这还是非常奇怪的,这是个什么情况?似乎不论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或许大家都是因为惊呆了,所以现在也没有一个人进行讥讽。反倒是觉得奇怪无比,不明所以。

    因为这些雷霆对于齐青并没有造成多少伤害,他却恐惧与此,这又算是怎么回事?而且,他有时候会强行让自己不去抵挡,看上去很是纠结啊。

    能够进入第三重的修士自然都是有些本事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去进行讥讽,而是看出了许些门道。

    萧扬缓步走到齐青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齐青被这么一拍,就如同受惊的小鸟一般,直接就窜到了另一边,继续抱着头,瑟瑟发抖。

    这让萧扬等人也觉得更加无奈,如此看来齐青心中的魔障已经变得非常严重了啊。而且随着雷霆不断的加强,那么那天然的恐惧就会成倍的增加。到时候,将会累积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都还尚且未可知晓。

    “齐青,你好生看看,这些雷霆有伤到你分毫吗?”萧扬有些生气的说道。

    纵然恐惧能够让人不知所措,但是如同齐青这般的还是头一遭遇见。他现在表现的那里像一个修士,反倒是和一个被吓破胆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而且他这样的心态若是再继续放任下去的话,那么这样的恐惧也只会无限蔓延,最后将其完全吞噬。

    齐青却并没有回话,依旧蹲在那里瑟瑟发抖。

    这让众人也是哭笑不得,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无可救药啊。

    行天是有些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就如同是提小鸡仔一般抓着后衣领将齐青提了起来,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脑袋。

    “愣着干什么,给我封了他的能耐,看他如何抵挡。”行天着急的说道。

    萧扬犹豫了一下,也立即结了一个手印,配合行天将其灵力暂且压制,让其无法施展。

    没了灵力的保护,顿时这些雷霆也击打在齐青的身上,顿时打的他惨叫连连。

    开始萧扬犹豫是觉得这样的手段会不会太过于粗暴,会适得其反。但是转念一想,所谓不破不立,如果让其继续这样下去,好言相劝恐怕对方也听不进去什么。所以,那就让其强行接受,心里面是否熬得过去,就看他自己的意志如何,是否真的想要改变。

    钟云看的更是眉头紧皱,道:“这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齐青如果没办法克服,那我们就帮他。若是心慈手软,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将其克服?所谓顽疾须用猛药,便是如此。”小蛮诚然道。

    当然,这么做赌的成分也非常大。如果齐青的心灵太过于脆弱的话,说不得就会因此而崩溃。

    但是他们都觉得齐青的道心不可能是如此稀烂的,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他熬过 他熬过去的概率会非常大。

    有时候其实最大的敌人便就是自己,这句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而齐青则是完全因为心中的恐惧所以才会导致如此。

    而且这些未知的恐惧还在不断扩大,若是就连自己心中的那一关都过不去,那又何谈其他。有时候,就需要这么做,方才能够与所收获。

    虽然手段很是强硬,并且也很不人道。就算以后不是朋友也没关系,那就是要让其克服这个魔障。

    众人见到此人的同伴如此粗暴,顿时嘴角也不禁抽搐。

    但是他们对于这般粗暴的手段却是非常赞许的,能够简单的解决麻烦,又何必让其变得更加复杂呢?

    一时间,很多人的目光都汇聚于此,同时也有着几分期待。

    他们想要知道这样的手段是否能够起到效果,而这个家伙心中的魔障也是否会因为这样的折磨而被剪除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钟云的心中也越发觉得不是个滋味儿。他觉得,这样也就够了。

    但是行天和萧扬似乎也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也不好说些什么。

    在钟云看来,这两位的理解自然是要比他高的。

    小蛮则是坐在一旁,坦然的接受雷霆洗礼。

    行天目光如炬的盯着齐青,喝斥道:“吼什么吼!现在的你很失态知道吗?你不是喜欢谈笑风生吗,这算是怎么回事?”

    行天对其也是怒其不争,天下大势都能够侃侃而谈,怎的到了这里,却是如此模样?

    “早知道你是这般的怂包软蛋,当初就不该带着你玩儿。”行天很是愤怒的说道。

    或许也是因为这句话的刺激,顿时齐青也停止了吼叫,他看着眼前的行天,嘴角下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现在的齐青也觉得非常疲累,但心中却升腾起一股全新的力量来。

    从一开始他的计划就是克服这样的一个难题并且为自己淬体,但是没想到进来之后自己却是这般模样。

    披头散发,那还有之前那飘逸如仙的姿态?

    念及此处,齐青也苦笑起来。

    “恐惧可以无限大,心力也同样如此。”萧扬见状,也立即提点道。

    听到这样的说法,齐青也笑着点头,同时也凝聚自己的心智,开始控制自己的力量。

    对此齐青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更加严重的地方,那就是自己修道乃是自己控制力量。

    但是现在,多少有些力量控制自己的意思。

    什么天地大道,现在他也不管不顾,如今他只是齐青,只是一个人罢了。

    所以,又何必去想那么多?

    所谓不知者无惧,所以他觉得这也是自己将其看破的契机所在。

    有时候的恐惧就是因为思忖的太多,不断的积累之下,让自己的心灵也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

    故此,才会杯弓蛇影,稍有风吹草动就丑态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