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梭哈

账号:
密码:
全本小说吧 > 牧龙师 > 第1533章 转折点


    走过了长街,逛过了文庙,还有无数个小小的精美饰品店,祝明朗发现这玄天都比想象中的要繁华,仿佛从踏入到这座不同风情组成的天都人城之后,好几年每天都出来走上一走,依旧像是在一个陌生而美丽的城都中,深陷在其中,不自觉的就会忘记所谓的飞升成神。

    等终于走累了,南雨娑找到了一艘游湖的小画舫,于是买好了一些可口的果香美酒,然后随着轻盈的水波在倒映在玄天都夜幕斑斓的湖面上慢悠悠的飘荡着。

    画舫并不大,南玲纱摘掉了自己的小银鞋,将有些嘟嘟可爱的小脚丫放入到了冰凉凉的湖水中,享受着这份舒适与悠闲。

    祝明朗只是靠在旁边,拿着一壶酒,感受着香气在周围弥漫开,湖风中夹杂着岸边的花丛气息,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祝明朗,当时在大禾湖中,你做出那个决定时心里是怎么想的,仅仅是不希望我苦苦的修行从头开始吗?”南雨娑歪着脑袋问道。

    “从头开始这种事情我比较在行,所以还是由我代劳好了,何况在钧天不是也靠着你这位祖龙神女罩着我吗?”祝明朗说道。

    南雨娑脸上的天真浪漫的笑容马上消失了,她眸子里闪过一丝拷问的意思:“你不是说,不记得龙门的事情了吗?”

    “额……偶尔脑海里会闪过一些片段,绝大部分是不记得了,嗯,嗯。”祝明朗这样解释道。

    “如果你不醒来该多好。”南雨娑说道。

    “一直关在龙门中吗?”祝明朗问道。

    “对呀,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不是也挺开心的吗,我能够感觉得到,你和我是一样的想法。”南雨娑说道。

    “和你谈天说地,周游各地,确实挺开心的。”祝明朗点了点头。

    “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吧……玲纱不说,我来告诉你。”南雨娑神秘的一笑,仿佛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很特别的事?”祝明朗道。

    “当然,而且你一定很爱听,也很惊讶。”南雨娑招了招手,示意祝明朗凑过来。

    祝明朗走了过去,也学着南雨娑把脚脚泡入到冰凉舒适的湖水里。

    “我准备好了,你说吧。”祝明朗道。

    “你的命中注定,可不是黎云姿哦。”南雨娑道。

    “哪有谁是谁的命中注定呢,只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祝明朗还以为南雨娑要说什么,原来又是老套路,挑拨离间,展现她拙劣的茶艺,还好祝明朗早习惯了。

    “星画一定告诉过你,你会出现在地牢中并非绝对偶然。”南雨娑说道。

    “这个……嗯,她有和我说过。”祝明朗点了点头。

    “她只把真相告诉了你一半。”南雨娑说道。

    “是嘛,那我洗耳恭听。”祝明朗点了点头,反而当做故事一样去听。

    很多人都会对自己的人生进行假设,若在自己的命运十字路口做了另一种选择,如今的自己会变成怎样。

    祝明朗知道南雨娑在玩这样的游戏,随意的畅想有何不可呢。

    “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和黎云姿相遇的?”南雨娑问道。

    “很平常那样去永城送桑蚕,半路上遇到了一些匪人,抢走了我的钱财和体面的衣物,正好进城的时候有一群灾民,被人潮裹挟着去喝了一碗有毒的粥。”祝明朗对当时的情形记忆深刻。

    “那假如,你半途没有遇到匪徒呢,你就像往常那样去送桑蚕,然后离开,那么你是不是就不会卷入到永城风波中?”南雨娑说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的小白岂即将化龙了……”祝明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神情愣住了。

    “是啊,你不会卷入风波,也不会遇到黎云姿,你的小白岂即将化龙了,而你接下去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哪里?”南雨娑脸上的笑容逐渐盛开。

    自己如果没有卷入永城之事,那不出意外的话,自己将会前往离川驯龙学院,自己剑修已废,牧龙师等于从头开始,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而小白岂是否化龙,与是否卷入永城风波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关键的转折点在那场半路劫走我钱财的意外?”祝明朗问道。

    “你到了驯龙学院,先遇到的人是谁?”南雨娑问道。

    “自然是……你。”祝明朗下意识的回答道。

    “那么你还没明白吗?”南雨娑眼眸中带着几分挑衅,神情却带着几分挑逗。

    “也多亏了这场意外,云姿就不会遭受更多苦难。”祝明朗道。

    “预言师的预知之境,你应该体验过了,那是一种无比真实的梦境。我们何尝没有踏入过预知之境呢,那时的星画所能够改变的事情很少很少,而且永城的扭变发生细微的偏差,都将影响到之后的事情,星画预演过无数次,最后都无法确保黎云姿既不受辱,又可以安然度过之后的各种浩劫,一些变数可能让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活着走到今天……”南雨娑说道。

    祝明朗这次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听着。

    南雨娑见祝明朗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这才收起了自己脸颊上的笑容,认认真真的告诉祝明朗:“黎云姿明知道我们关系越走越危险,以她的性格却没有横加阻拦,你猜到原因了吗?”

    不得不说,今天的南雨娑,茶艺拔高了太多,以至于祝明朗道心有些不稳了。

    “大度?怎么可能是因为她的大度呢,那是因为她清楚自己抢走了自己妹妹的夫君。”南雨娑说道。

    “我们是在假设,对吗?”祝明朗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了。

    “在有预言师的世界里,没有假设,你能想到的都可以成真。”南雨娑说道。

    祝明朗怎么会没有明白南雨娑要阐述的。

    如果没有预言师的干涉,自己不会卷入永城风波,将在之后不久进入驯龙学院。

    在驯龙学院里,自己会先结识她,而不是黎云姿……

    所以自己真正命中注定的人,被预言师改变了。

    祝明朗第一次与黎星画长谈之时,她对自己撒谎了。

    她说的是,自己迟早会与黎云姿相遇,并成为对方的另一半,星画只是让时间提前到了地牢,发生了那么一段荒唐而对双方都好的邂逅。

    可事实上星画扭转了命运,她将原本是黎云姿妹夫的自己送到了地牢之中。

    因为不管自己与她们姐妹任何一位在一起,将来都会患难与共,这样就可以确保所有人平安无事的活到今天。

    同时,祝明朗想起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自己离开离川前往极庭时。

    是黎家老祖母严厉要求南氏姐妹跟随着自己,甚至要求让妹妹来代替姐姐成亲,当时听上去很荒唐,可一想到黎家老祖母也是预言师,祝明朗顿时内心波涛汹涌,黎家老祖母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她依旧想要重新撮合自己与南氏姐妹。

    祝明朗道心越来越不稳了。

    他并未想到过这一层。

    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是妹妹想抢姐姐的男人,而是姐姐一开始就抢走了妹妹的男人??

    这也太跌宕起伏了吧,祝明朗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何德何能……额,何等命运蹉跎啊!

    “可事已至此,何况如果我不入地牢,谁入地牢都不合适……都是一家人,怎么可能让之受尽屈辱。”祝明朗想了许久,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哼,你少在这里装无辜,别以为你什么都占尽了,就可以有恃无恐。这件事我们姐妹之间又不曾隐瞒,在做这个命运扭转之前,星画已经与我们商量过了,也征询过我们的同意,所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是本姑娘不要的你,是本姑娘大度的将你让给黎云姿!”南雨娑傲娇神气的说道。

    祝明朗看着故作清高满不在乎的南雨娑,内心从波涛汹涌逐渐化作了湖水一般的波澜,宁静而又存在着细微的变化。

    不由的伸出了手,祝明朗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温和的说道:“所以,你们一直都是相互守护的……”

    “当然,男人算什么,哼!”南雨娑倔强的说道。

    “那……”

    “那还不把你的大猪手拿开,本姑娘只是告诉你事实,但不代表就稀罕你,以后好好对我姐姐,不然我就……我就……”南雨娑美凶美凶的瞪着祝明朗,一副要从此相忘于江湖的样子!

    祝明朗没有拿走自己的大猪手,而是另外一只手也饶了过去,然后拥抱了她。

    被抱住的南雨娑一开始还很僵直,也很恼羞,可挣脱不开后,身子骨也慢慢的软了下来,将可怜的小下巴枕在了祝明朗的宽厚的肩膀上,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又有些不舍得,只是眼睛里开始如湖泊泛着波光……

    “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可……可我越陷越深,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怎么知道你是个大坏蛋,又那么可爱,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觉得天下男子都一样,可你在我眼里越来越独一无二。我越来越不甘心,越来越嫉妒,越来越后悔,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可笑。我不该在一切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后还告诉你这些,可我还是忍不住和你倾诉。为什么你要醒过来,一直在龙门里,你就是属于我的,为什么要醒过来,一直做一场美梦不好吗?”南雨娑忽然间卸下了防备,小手不甘心的拍打着祝明朗的背,泪如雨下。

    祝明朗继续安慰着她,听她倾诉,任由她宣泄心中的情绪。

    从细声细语的哭泣到淘淘大哭,像个走丢了的小姑娘,整个湖面上回荡着南雨娑的天籁之音。

    一副反正没有人认识自己的有恃无恐,反正都成这个样子不能够改变还不允许撒泼的蛮横态度……

    一些游船途径,船客上的人更是对祝明朗指指点点,眼神中写着四个大字,禽兽不如。

    祝明朗也一副反正没有人认识自己的淡定渣男脸,只安慰,不负责解决问题。

    一直到南雨娑情绪稳定,祝明朗肩膀已经湿透了,但南雨娑终究还是露出了凶狠的小虎牙,在离开祝明朗肩膀的最后,狠狠的咬上了一口。

    看到整洁的小牙印,南雨娑这才破涕为笑,耀武扬威的道:“看你如何与云姿解释!”

    “那天她喝醉了,我就说是她咬的。”

    “胡说八道,那天我可没咬你!”

    “????”

    “哈哈哈哈哈。”

    南雨娑带着她爽然的妖精笑声离开了,留下湖风中凌乱的祝明朗在那里细思极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