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梭哈

账号:
密码:
全本小说吧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获得失去何所值(第三更)
    “给你一板兰朵莎伊糖,带回去吃。”

    三个碍事的贵族所在地在进行修路工程,经过爆破,这边的水渠有了水。

    另一边的山和谷落差见小,更多的人在那里从上到下铲土,想变成平原。

    干季的时候,这边居然成了最好的地方。

    三个卖了土地的贵族精神状态出问题了, 逮谁跟谁说那里曾经是他们的。

    大王子拿到一百五十万钱,分给他们一人十万钱。

    他们雇的人干活,再买一套闻恬兰香阁的衣服,继续混迹贵族圈,没落的贵族也是贵族。

    今天有人给干活的部分人送来巧克力,含可可百分之五左右的巧克力。

    兰朵莎伊家的故事在传扬, 她的父母有特殊的办法处理可可。

    亲情、忠情、爱情,苦涩中的甜蜜, 兰朵莎伊,陪伴朝夕,永远的传奇。

    能拿到巧克力的都是家中有长辈的,调查后发现他们对长辈好,就给他们。

    宣传孝的目的是为了宣传忠,不孝之人如何忠?

    每一板巧克力都是做成很多块,一掰就开,外面包裹着糯米纸,按照家庭成员数量给。

    一家六口人给六块,七口人给七块。

    兰朵莎伊巧克力的品种多,按照配方和含可可量分。

    兰朵莎伊赚钱,她学会了李易教的方法,收购可可,再带人制作。

    她和她的人对大唐最忠心,大唐救了他们的命。

    别人承认她这个品牌, 确实强啊!

    赚到了一百二十万钱的大王子则彻底失去了‘民心’,曾经拥护他的人心寒了。

    也不知道是谁,把具体的数字透露出来, 那三个贵族一人五十万钱, 全给了大王子。

    结果大王子一个人给十万钱,剩下的他留下了。

    现在看那個地方,干季有水,别人拿来养殖、种植,一个干季赚的钱都超过一百五十万钱。

    从决策,到对自己人的手段,大王子彻底废了。

    始作俑者正在认真地做菜,铁锅炖大鹅和一只白头海雕。

    按照李易时候的数据,白头海雕不在此处,但这个情况……人家愿意来,你也不能说不让。

    这只白头海雕就过来了,给地上的家禽吓一跳。

    接着没‘人’理会,继续吃喝,就是小的有点担心,大的安抚。

    白头海雕就俯冲了,第一次就抓大鹅,大鹅愣一下, 反击, 被抓住, 另一只大鹅呼扇翅膀支援,也被抓了,一爪子一个。

    就在它们要被带上天空的时候,一群鸡腾空,各种抓挠和啄。

    白头海雕与大鹅落下,大鹅看样子是活不了了,白头海雕松爪子要走。

    这还了得?鸡群攻击,老母鸡、公鸡齐上阵,让你翻天了不成?

    偶们都是在李家庄子长大的,李家庄子的雕那么多,从来不下来抓我们,你算个甚?

    李家庄子有金雕,一大群了现在,不抓自己庄子的东西吃,飞到远处找猎物,偶尔还给李家庄子的人送吃的。

    庄户给它们搭窝,冬天送食物,双方属于合作状态,半人工养殖。

    家禽天天看着,从最初的害怕到后来的适应。

    现在你白头海雕咋滴?收拾你。

    就这样,两只大鹅完了,白头海雕挂了,眼睛都被啄瞎了。

    李易奖励‘大家’好的饲料,带着大鹅和白头海雕回来做菜。

    “铁锅炖大鹅总吃,连着白头海雕一起炖,我也是头一次。

    人多,东西少,我再放点玉米段、豆角,菜豆的和饭豆的全放。

    土豆现在不行,扔进去等炖熟了肉,土豆炖没了就,最后扔里。

    再加上南瓜,现在暂时不能掀开锅盖,不然漏气,压力减少后炖不透……”

    李易把目前能炖的扔进去,不能炖的放在外面收拾利索。

    在另一口锅的旁边团玉米面窝头,兑了白面和一点野蜂蜜,这个就是今天的午饭。

    “怎么看都是个专业的厨子,有好吃的了。”毕构对着镜头说。

    他和大唐那边的人联系,商量事情。

    “隆择何必如此?我等又没想过造反,吓唬我们有何用?我们吃过晚饭了,要睡觉了。”

    魏知古抱怨,你毕构是让我们看李易做饭?

    李易之前那一系列操作,把大王子给彻底算计掉。

    我知道他厉害,没想过其他的事情,你恐吓我们有啥用?我们留守而已。

    “老夫管账,必然时刻提醒,若私情上有对不住的,望包涵。”

    毕构强调,我就是吓你们,你们在那里别出问题,否则等我们回去小易就往死里收拾你们。

    “这厢一切稳妥,百姓安居乐业,天下无动荡,原本总是闹事的地方如今都安稳了。”

    源乾曜不提吓不吓的问题,说正事,他要接替宰辅职务,等队伍回来句是他了。

    “我这里也不错,推进速度快,小易操劳甚多,算计过深,恐累到他。”

    毕构也不开玩笑了,小易整天出谋划策,一出计就是一套。

    他自己都没想到一个杂货铺的问题,把大王子给坑了。

    以前小易在大唐时不这样啊,小手都有分寸。

    洛阳宫贪腐的事情,小易依旧留给对方退路,不赶尽杀绝,不过该补偿的必须拿出来。

    补偿完,你还是官员,百姓依旧觉得伱可以。

    如今不是了啊,一动手就挖对方政治根基,连续好几次了。

    “顺其自然吧!”张嘉贞出声。

    “当如是。”毕构颔首。

    这便是玛雅人面临的政治团队,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够收拾他们的。

    铁锅炖大鹅好了,主菜是不能当了,分给每个人的量少,当辅菜吃。

    李易额外盛出来一些,又放了辣椒和地瓜宽粉,煮好皮带面跟永穆公主、小兰、三个徒弟与小丫头吃。

    大鹅怎么滴?我照样按照大盘鸡来吃。

    碟子里还有在这边用笋等菜制作的蜀地泡菜,酸甜咸,非常可口。

    “觉得淡蘸酱油,大锅的没敢做太咸。”

    李易自己倒酱油,有他切的蒜泥。

    小丫头一手抓个窝头,一手用筷子夹菜,忙不过来了,看哪个都想吃。

    二王子在旁看一眼自己的这个女儿,摇摇头,以后找男方不容易了,男方最基本的应该会做上百道菜才行。

    女儿没被蛇咬之前,憨憨的样子,被蛇咬之后,一天一个改变,现在那个活跃呀!

    他不知道,恬静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是快乐的,自身存在压抑。

    当初永穆公主就是这般,李易硬是通过非常规操作给改变了,整天笑啊笑的,听到悲伤的故事哭哇哭,这才是人生。

    不要把喜怒哀乐压下来,否则必然成疾。